1. 首页
  2. 都市青春
  3. 荒腔
  4. 荒腔 第105节

荒腔 第105节(2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她一席的正绢旗袍,娉婷走,雪白手臂往乌木栏杆上一伏,朝看去。

跟沈弗峥打电话,她还在惦记这件事,叫他来州市前别忘了把鹦鹉接回家。

唯一的苦恼大概是钟弥养的那只小鹦鹉还没毕业。

钟弥的观亦如两年前第一次见他,也是八月,也是在戏馆,风帘翠幕后惊鸿一瞥,只觉得这人穿白很正。

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夜,在酒店房间,她懵懵懂懂吃着多刺鲜的鲥鱼,沈弗峥告诉她,对于不能脱离的环境,你能的事更多地掌握话语权。

他说的每个字,都在时光里慢慢兑现。

能力使其众,而话语权才能使人臣服。

“真这么简单吗?”

训鸟师说它之前说“弥弥发财”就音调不准,声拖得太,又委婉说这小鹦鹉不算太聪明,既要学新词,又要矫正音,所以前前后后教了大半年。

弥弥发财,弥弥开心(超大声)!

馥华堂午的戏散场,迎着返晴的薄薄霞光,客人陆陆续续离开,老招呼人,照例放二楼的风帘。

夏末天气,近傍晚一场大雨。

那小鹦鹉立刻勤切叫起来,而她也终于听到弥弥发财的后半句——

钟弥被一语透。

得知自己不用费劲多打一份工,钟弥笑着凑过去,在他脸上啵唧亲一,转起自己的裙摆,往衣帽间跑,声音透着兴采烈,像要去参加什么好玩的活动。

她在楼上,他在楼,他后亦是一个晦雨返晴的傍晚,逆着光,手上还提一只紫竹鸟笼,里是一只翅羽鲜亮的小鹦鹉。

八月底,胡葭荔结婚,钟弥回了州市。

“一个人的威严,往往不在于他有多少能力,而在于他有多少话语权。”

钟弥在楼上休息喝茶,忽听楼的声音在喊她,说有人找。

不着你费心,到时候我会安排助理陪你,他会替你说话,你只需要去走个过场就好了。”

钟弥神亮了一,又半信半疑,“那嘛费这么大劲让我去走过场?”

本章已阅读完毕(请一章继续阅读!)

作者有话说:正文完结。

好像一碗化了,既清透又有甜味。

与初见时相比,彼此换了站位。

“我好像没有职业正装,我要穿那呢的装裙,把发挽起来,化淡妆,涂红,踩尖跟,拎铂金包,开会的时候把自己打扮成年轻又时髦的女!”

当时钟弥不明白其中的意思,沈弗峥摸摸她的脸说没关系,他会教她,不会太辛苦的。

雨后晦的风,穿堂而过,风帘的玉坠叮当作响。

“弥弥发财,弥弥开心。”

来人穿一件白衬衫,玉立。

对视一笑间,他将手中鸟笼稍稍提起。


【1】【2】

章节目录